《玲珑你个玲珑,滚你丫的红豆》秦道非,谭惜音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玲珑你个玲珑,滚你丫的红豆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秦道非

简介:一场大火,她被奸人陷害,为查真相重回逍遥山庄,虐小妾,收拾恶婆婆
只是这个一直贴上来的男人怎么回事儿?喂喂,你已经下堂了,好吗?他跟她要挂在腰间的骰子
这是我脚趾骨做的,你要?她一副无赖状男人一脸正经,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知啊!嗯,很乖,那送给相公…

角色:秦道非,谭惜音

玲珑你个玲珑,滚你丫的红豆

《玲珑你个玲珑,滚你丫的红豆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楔子

偌大的逍遥庄内,往来之人络绎不绝,玲珑却只觉得孤寂,这种孤寂从心里滋生而来,竟让她手足冰凉,接着是整个身子,小腹处缠绵着的,是她此生都无法忘却的痛。

那日,玲珑与小妾谭惜音还有谭惜音家人一同身重剧毒两生膏,寻医途中出了意外,只来了一个大夫,在风雨萋萋中,疼得如千万蚂蚁噬心的玲珑,竟能清楚的听见他的话,他说:”先救惜音!”

他是玲珑的丈夫,是她一生的倚靠!

也是她一生的痛。

许是玲珑命不该绝,大夫救下谭惜音之后,再来救玲珑时,她竟还没有死去,可她宁愿,她也一起死了才好。

可偏偏她还还活着,死去的只是她肚腹之中,还来不及知道他存在,便已经故去的孩子。

得到消息,秦道非赶来,他踏着午后灼热的阳光而来,阳光被他匆忙的脚步切割成细碎的光影,如同当年初见他时,他踏马而来的英姿。

他就是这样的男子,雷厉风行,如玉般俊朗的面容,时刻保持着高贵的凛冽,唯有在谭惜音面前,方才柔情似水。

许是阳光太烈,玲珑一时间竟觉得眼睛被灼伤一般,一滴热泪飞快的从她脸颊划过,到耳廓时,已是冰凉。

他与大夫说了什么,玲珑听不太真切,只是透过帘幔,静静的看着他。

须臾,谭惜音的丫鬟便来报,说:”庄主,二夫人呕血了!”

而后,他便如来时那般,快步离开。

不曾看过玲珑一眼!

再见他时,已经是深夜,昏黄的烛火跳跃着,不时有飞蛾扑火,脆弱的翅膀拍打着烛火,晦暗之中,他踏着月色而来。

“怎么,谭惜音还没死?”玲珑淡声问。

秦道非冷冷的看了玲珑一眼,讥笑的勾起唇角道:”你都没死,她有我如此悉心照顾,又如何会死?”

真狠!

玲珑笑了笑,故意忽视心头密密实实纠结的痛,低着头看着自己没有一丝血色的手,用平静到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的声音说:”秦道非,你休了我吧?”

玲珑没有看见,听到她的话,秦道非眼神一凛,那双深如古井的眼眸中,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。

“当初你死乞白赖要嫁给我,让惜音成了众人笑柄,怎么如今母亲不在府中,怕没人给你撑腰,还是怕我查出你与下毒之事有关?”秦道非字字诛心,而玲珑却仿似一下子陷入到那不堪的过去。

她已经不想去纠结秦道非话里的意思,或许,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哀莫大于心死吧?

“那时年少无知,原以为用力的对你好,便能得到你片刻回应,现在我看开了,你这样踩在云端上的豪门贵公子,我高攀不起,如今我报应也遭了,秦庄主若是满意的话,便放我走吧?”

玲珑用近乎哀求的语气祈求他,说看开,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,若是真的能看开,又何至于如此卑微,如此难过?

“你没死,我便不会满意!”秦道非的语气森然,表情却是平和的,玲珑看向他的眼眸,忽然笑着拔下金簪。

见状,他飞扑过来,一把扼住玲珑的手腕,用他的身躯压制住她,用冒火的眼神看着她说:”我许你死了么?”

“秦庄主多心了,我只是觉得这金簪硌人得很,你以为我要自杀么,那你也是小看我了!”

听到玲珑的话,秦道非身体一颤,玲珑看见了,可她无暇去揣度他是何意,小腹疼得难受,她能感觉得到双腿之间有热流喷涌,可那又怎样?

她,早就不想活了!

秦道非站起身来,冷冷的看着玲珑,忽然勾唇,露出一抹残忍的笑,他说:”玲珑,我忽然很庆幸,那孩子若是没死,有你这样的人做母亲,简直就是悲哀!”

“滚!”玲珑虚弱的撑着床榻,嘶哑的吼声里面,全是绝望的呜咽。

每一个孩子都是母亲心口的伤,而他竟这般刺痛她!

赢得玲珑,他似乎很痛快,淡然的整理衣袖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看着他的背影,玲珑温柔的说:”下一世,看见我时,你便走远一些,好不好?”

秦道非脚步顿了一下,却终究没有回头。

“呀,大夫人血崩了,快来人啊!”丫鬟尖锐的叫声响彻云霄,而玲珑却温言笑道:”嘘,别声张!”

再次醒来的时候,玲珑已经在牢狱之中。

她疲倦的坐起身来,艰难的爬到门口问:”这是哪里,我为什么在这里?”

“吵什么吵,杀人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这样害怕?”一个狱卒狠狠的踢了玲珑一脚,将玲珑踢倒在地上。

玲珑知道,谭惜音的家人全都死于那场毒杀,活下来的人,只有她同谭惜音。

所以,秦道非将她送到监狱,坐实了她杀人犯的罪名,只为了给谭惜音一个交代。

当夜,一场大火将京兆府衙门的牢狱烧了个精光,无一活口……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玲珑你个玲珑,滚你丫的红豆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秦道非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hinavet.org/book/68408.html